Apocalypse

“无所事事使人关注一切事物。”

马尔福船长



上海居然十二月下雪,太难得了必须摸鱼纪念(。)


*虚假铁钩船长au。警察哈x船长德

*有倒霉孩子。

*我很扯淡,还很ooc


1.

圣诞节——!哈利摘下警帽往胳膊底下一夹,今天我可不加班,得回家陪阿不思和斯科皮,小孩子嘛,你知道的。他朝同事一点头,麻烦你了。

同事颇善解人意地一笑,行吧,我单身我顶班。

哈利伸长胳膊拍他,谢啦。

他紧了紧外套,抓起包跑出警局,沿路还冲进商店拎了个大蛋糕,小孩子哪有不喜欢甜食的?


到家了。哈利哼着小调儿掏出钥匙开门。

门一开他就被一股夹着雪花的冷风抱了个满怀。

“阿不思!我说过几次不要把楼梯间的窗户打开!”他头大地朝楼上喊,“你这个小坏蛋——”

没有人回应他。照往常阿不思这会儿肯定噔噔噔地跑下楼来,吐吐舌头说爸爸哪有那么不抗冻啊,斯科皮也会跟着下楼然后一边来抱他一边朝阿不思做个鬼脸。

冷风还在不断吹过来,这不对,他把蛋糕放下,手按在腰后的配枪处,轻手轻脚地上了楼。

果然,孩子们的门大敞着,床上干净得连被子都没有,窗户玻璃全碎了。


哈利冲到窗边探头朝外看,楼下草坪上一地的碎玻璃。他用力砸了下窗框。


于是他和同事告别不过二十分钟后又见面了。他在对方同情的眼神里把注意到的细节都说了遍,毕竟自己就是警察,这会也省事不少。

哈利送走他,撑在窗台边抽烟,他不是没有仇家,但那些人都正在大牢里蹲着。

能是谁呢,他心如乱麻,理不出个头绪,突然被一股大力当胸击中直接向后倒在了地板上。


嗨哈利!好久不见了!哎呦老兄,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啊?怪呛人的。红头发的小精灵在他胸口蹦跶两下,你可长大不少啊!

哈利艰难地撑起头看他,又一下倒回地板,不愧是圣诞节,接下来估计就得看到个蓝盒子*了——

“你别愣着啊!”小精灵在他胸口狠拍一巴掌。

好吧,哈利莫名其妙,但酝酿了两下出于礼貌又开口道,“请问你是?”

小精灵一下愣住了,他飞到哈利眼前停下,“这可不好笑。我是你哥们罗恩啊。”

哈利从地下坐起,“好的,罗恩,但我很确定我们此前并没有见过面——”

“你胡扯什么呢,”罗恩直接落在他头顶,“你在现实世界待傻了吧。”

“事实上我一直生活在现实世界,”哈利忍无可忍,“我也不相信有什么小精灵——”

哈利话音未落罗恩就咕噜噜地从他头上滚了下来。

他赶紧伸手去戳罗恩,“上帝啊你怎么了!”他确信自己听到了一些很不吉利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碎了。

罗恩奄奄一息,“每当有一个人说不相信小精灵,就会有一个小精灵死去。。。”

“没办法救你吗?”哈利慌里慌张地凑近他,“这都是我的错,天啊。”

“掌声,只有掌声能救我。。。”

哈利连忙鼓掌。

“大声点儿!”


哈利手都红了,罗恩才恢复活力,从地板上一跃而起,“好了,谢谢你,兄弟。”

他绕着屋顶飞了一圈,“你真不和我回去看看吗?大家都很想你。”他顿了顿,不情不愿地说,“马尔福也很想你。”

“听着,我现在没心思想这些,我的孩子失踪了,我得去找他们。”哈利对自己的接受力挺满意,“这是头等大事。”

罗恩一愣,“失踪?不是被马尔福接走了吗?”

哈利也一愣,“这个马尔福到底是什么人?”

罗恩更愣了,“你们婚都结了你问我他是谁???”

哈利:“拜托,我单身到现在,小伙子的手都没摸过,孩子都是领养的。”

“你居然真的都不记得了!”罗恩大叫,“虽然我不喜欢马尔福但也不能看着阿不思和斯科皮少个爸!”他揪住哈利的衣服直接把哈利提了起来往窗外飞,“你得和我回去一趟。”


哈利在夜空下思索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真冷啊,他打了个喷嚏。

“抱歉哥们,忘了你现在不能用魔法。”罗恩嘴里低声念叨一句朝他一指,哈利惊奇地发现身边寒风都被隔开了。

“怎么样,本来你可比我还在行呢。”

哈利耸耸肩。

“哎呦!别动!要掉下去了!”


tbc


*神秘博士的tardis。这个剧就是每年圣诞节都在搞事(。)


下一章再让少爷出场。不下雪了摸不动了。


想看地下歌手和拳击手的故事。

两个人白天在家一起看看电影和书,做做饭健健身,养点小盆栽和猫猫狗狗,过养老生活,晚上各自出门工作。
拳击手的拳场离歌手的酒吧很近,晚上打完拳身上青青紫紫地去酒吧等歌手下班,会大声地为歌手喝彩,有时假装不认识给他点酒搭讪,被歌手翻了白眼就黏黏糊糊地吻他,和你在一起每天都像初恋第一天呀。
偶尔被姑娘搭讪了就笑笑地往台上一指,我已经有主啦不好意思哦。遇到纠缠歌手的就一下脸黑了,是姑娘还能客气点儿,是男的就直接走过去把人拨开,警告着离我男朋友远点儿。再不识相不肯走的就演变成斗殴了,歌手也不管,还很好心情地给他们弹背景乐,都是拳击手喜欢的摇滚。
两人勾着手就着昏黄的路灯走回家,路上遇到小吃摊就停下来顿宵夜,有时买酒和小零食回家度过电影之夜。
拳击手老想不明白自己少说也是个猛男怎么会被歌手这样看着轻飘飘平时除了唱歌都不怎么大声说话的人压,想想还很委屈,我外面挨打回来挨操,怎么这样啊,下次还是照样一边委屈一边乖乖地配合。

啊,脑了一波真的爽。好想看啊。

下去了!


*突然很想坐过山车,摸一摸鱼。霍格沃茨秋游麻瓜游乐园(。。。)


德拉科坐在过山车最后一排,身体僵硬,他做个深呼吸,有谁会不喜欢过山车,不喜欢“从百米高空垂直下落的失重感”呢?
他不喜欢!
凭什么巫师就不能恐高啊?法律不允许巫师害怕失重吗?
他一下就说服自己了,大不了不要面子让所有人知道我怂——他开始准备解开安全设施。
好巧不巧。哈利·波特走了过来。
德拉科一下把手放了回去,故作轻松地往后一靠,撇撇嘴做出无所谓的神情。

哈利看到那仅剩的座位眼前一亮,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坐定才发现旁边是那颗烦人的金色脑袋。
他严肃地考虑起要不要等下一班。
德拉科适时地扭头,微微挑起眉,顺着眼角看他一眼,“Scared, Potter?”
哈利顿了顿,嗤笑一声,“You wish.”他动作麻利地扣好安全带,“上次不知道谁坐个海盗船下来吐得跟被下了恶咒似的。”
德拉科被噎住了,转移话题道,“被格兰杰和韦斯莱抛弃了?”
哈利不耐烦地一偏头,“你管不着。”
工作人员走过来开始检查设施,他安分了一会等人离开,又接上道,“三人组合必有一单身,是不是,波特?”
“你怎么知道?”
“哈,”他带点得意地一笑,“我可是。。。”

过山车突然启动了。
德拉科一下住了口,哈利还等着听下文,“你可是什么?”
德拉科不说话,他握紧拳头做深呼吸,“斯莱特林。我会观察。”
哈利切了一声。
过山车开始爬升。
德拉科抿紧嘴唇,他现在真的后悔了。
他手心沁出大量汗水,身体紧绷,然而他绝不想被波特认为是个胆小鬼,只好没话找话,“还挺高的。”
“是啊,”哈利兴致勃勃,“这可是英国最大的过山车。”
他呼吸一窒,“呃,你可真大胆。”
“。。。谢谢。”
过山车爬坡到三分之二处了。他下死力气握住肩上的安全设施,指尖和关节都泛白,然而一点安全感都没得到。
“波特,其实你魔药没有那么烂。”
“黑魔法防御术也挺好的。”
“是优秀的魁地奇球员。。。我也很优秀。”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说。。。”
过山车爬到顶停了下来。德拉科手脚冰凉。
“其实我。。。”
过山车开始下落。
“还挺喜欢你啊啊啊啊啊——!!!”

德拉科感觉大概自己在空中度过了一个世纪才终于回到地面。
他一步三晃地下了过山车,嗓子喊得生疼。
太丢人了,他边想着边扶着栏杆往外走,太丢人了。
然后被哈利叫住了。
“能聊聊刚才的事吗?”
他慢慢挺直腰,咬咬牙决定装傻,“什么事?我不知道恐高和尖叫也值得关注——”
“但你挺喜欢我这件事的确值得关注。”哈利不让他装,一针见血道。
德拉科转头面向哈利,抬起点下巴让自己做出不在乎的神色,心却跳得比刚才下落时还快。
哈利走过来,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停下,“我可没有给你灌爱情魔药。也没有下咒。”
德拉科看着他的眼睛,干巴巴地说,“是啊,你没有,我也不会因为害怕过山车就临时喜欢上一个人。”
他垂下眼,声音也低下去,“其实很久了。”
哈利恶狠狠地弹他脑门。
“痛——你有病啊?”
“你以为就你很久啊?”他瞪德拉科,“再给我弹一下!”
德拉科捂住额头,“不要,我头晕。哎呦。”说着就往哈利肩上一趴,半个人都挂在他身上。
哈利切了一声揽住他,“你还不如金妮大胆。”
“她还不如我喜欢你。”

end

终于写了一次scared我好爽。长叹一声。

梦龙的新砖好好听啊!!一开始冲着natural买的后来发现不是这种风格有点落差但听下去每一首都好棒!!我爱了。

这波血赚。

去看了毒液。我要嚎了。
这是什么甜蜜爱情故事,看得我冒粉红泡泡。真是没想到毒液有那——么可爱。
毒埃太rio了。我jio得他们是现在官糖扛把子。
而且毒液这种人外设定不是很适合做点社情的事情吗!大声逼逼!

改个沙雕图。
潘西:马尔福你也就强吻波特这一点出息了!

搞一波沙雕图。
是我本人(。)

同桌:你证明题全证错东西了兄弟
我:??!别吧
我:诶,算了

同桌:你粉的太太更新了诶
我:!!!!!!好知道了我去了
一会之后,我:操啊呜呜呜我为爱情流泪了
又过了一会:他们世界第一配呜呜呜

没得救了,算了。

为什么明明是秘密却搞得人尽皆知啊?



*秋游路上摸鱼,是不怎么甜但肯定沙雕的小甜饼!(。。。)
*所以说喜欢一个人都藏不住,恋爱怎么可能藏得住啦!大声逼逼。

1.1
德拉科和哈利在毕业宴上公布了恋情。然而纵观全校,没人对此感到惊讶。
“哦,祝你们幸福。”
“哦,百年好和。”
“哦,早生贵。。。”
“不好意思说错了。”

哈利悄悄在桌子底下戳德拉科,眼神暗示:怎么回事他们好像早都知道了啊?
德拉科把切好的牛排转到他面前,抬头看他,也眼神暗示:不知道啊我一直连提都没提过这事——
罗恩冷酷地打断他们的眉目传情,“一直都很明显。”
“即使你们都没提过——”赫敏插话。
“只有傻瓜才看不出来,”潘西附和道。
布莱斯深以为然地翻了个白眼。

1.2
德拉科理直气壮,“真爱藏不住啊。”他冲哈利飞吻了一下。
哈利也理直气壮,“那现在是官宣嘛,正式一点。”他站起身来探过桌子,在德拉科脸颊上啄了一口。
德拉科敏捷地揽住想坐住回去的哈利然后恶狠狠地吻他。
哈利到底还是有点羞耻心,耳朵迅速红了起来。德拉科于是一手捂住哈利的眼睛一手冲坐在身边的亲友团一挥示意他们转移视线。
众人:妈的。

2.1
布莱斯得知德拉科会折纸时还吃了一惊。
德拉科蛮自豪,马尔福家的男人都心灵手巧。
他向布莱斯展示:这是爱心,这是千纸鹤,这是牡鹿,哦还有立体爱心。。。
布莱斯:“。。。有没有更具有男性气息一些的?”
“还有眼镜。。。怎么?”
“我想送给潘西啊。”
“送给潘西你要男性气息做什么?”
“我不想让她觉得我是个娘炮。”布莱斯一顿,奇道,“你又没喜欢的人,天天折爱心干什么?”
德拉科动作一停,“谁说我没有。”
他从床底掏出个大玻璃瓶,“我每天丢一个进去,攒满一瓶,”他咬牙握拳眼睛放光,“老子就去表白!”
你比较像是想去打架。
然后任布莱斯怎么追问他也不说那个姑娘是谁。

第二天晚上布莱斯看见他坐在床上边写着什么边自言自语,“你是一个没有眼光的蠢蛋,全身上下也就打架厉害和长得好看两个优点。。。韦斯莱家的黄鼠狼到底有什么好?”
他绕到侧面一看发现德拉科正往一个爱心上写字,表情狰狞,“我以后要天天在她面前和你接吻。。。”他停笔把爱心扔进那个玻璃罐子。

布莱斯意识到了什么,他试探性地问你喜欢的是不是个格兰芬多的姑娘啊。
德拉科:怎么会有人喜欢格兰芬多?
他又问那你刚刚说谁长得好看还打架厉害啊。
德拉科:你怎么会觉得我喜欢格兰芬多的人,除了波特一个长得好看的都没有,你别是想谈恋爱想坏脑子了。
他想了想又说:波特打架倒是还行,也就比我差一点。
他又说:他今天差点薅掉我一把头发,明天我要往他坩埚里扔烟花。

布莱斯:好了我懂了,你不要讲了。
德拉科:?你懂什么了

2.2
马尔福是不是有病。哈利把书包往桌上一扔,我跟金妮下了盘棋他冲过来就朝我发恶咒。
赫敏头都懒得抬,“可怜的金妮。。。”
哈利:明明是我可怜吧??
她从面前的书堆里抽出本小册子给他,“快速打败宿敌一百招,你看看吧。”
哈利边翻边抱怨,他绝对怀恨在心了,我看明天魔药课我又要遭殃,早知道真把他头发薅掉。
他翻到一页,看清里面内容后一惊,“赫敏你这书是哪弄来的?”
“图书馆。”
哈利嘟嘟囔囔,它让我在他面前显露出脆弱的一面引起同情心,然后就能进一步发展。。。我觉得不大对啊。
“有什么不大对的,他一同情不就放松了吗,你正好锤他。”
哈利心悦诚服。

第二天魔药课德拉科刚悄悄拿出烟花,哈利就回头道,“马尔福,你能帮我剥无花果吗?”
他忧心忡忡的样子,“罗恩和赫敏一组了,我怕来不及。”
马尔福又悄悄把烟花放回去:怎么,伟大的波特也需要别人帮忙?你行不行啊。
他说归说,手下已经剥起了无花果。
哈利:破书好像有点用。不愧是赫敏。

2.3
那天哈利没有和罗恩一起吃饭。第二天也是。第三天也是。到了第五天还是。
罗恩坐不住了,嗨哥们你怎么回事啊,我们已经快一周没一起吃饭了你是谈恋爱了还是怎么着啊你什么时候有的对象怎么都不告诉我和赫敏。。。
哈利打断他,没有,我和马尔福一起吃饭而已。
罗恩大惊失色,“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啊,我们去夜袭他抢回来就是了——”
“你想多了,”哈利摆手,“他那天帮我剥了无花果为表感谢我请他吃了布丁。”
“然后他说他不想欠人情就请我吃了下午茶。”
“他这样显得我很小气,所以我又请他吃了晚饭。”
“他又说什么马尔福家的男人从来不会欠别人饭就请我去了市中心的餐馆。。。”
来来回回就好几天了!哈利欢快地说,今晚我们去唐人街吃火锅。
“他不能吃辣的真是太菜了,”哈利嫌弃道,“微辣都眼泪汪汪的。”
罗恩:?

罗恩找赫敏讨论这事儿,我怎么觉得他们是以还人情之名行约会之实啊?
不然呢?赫敏埋头看古如尼文,你以为那真是什么快速打败宿敌一百招吗。
你有空问哈利要来看看,你会明白的。

晚上哈利醉醺醺地回来了,躺在床上含含糊糊地说话,马尔福是真的不行,吃辣不行喝酒不行做冰激凌不行连抓娃娃都不行。
罗恩:“你们不是吃火锅吗?”
哈利:吃完太饱了要消化消化就去电玩城了啊。
哈利大声宣布:没有我马尔福就是不行!
哈利:哈哈哈哈哈哈没有生活基本技能的小少爷!然后啪地翻下了床。
罗恩起来把他扶上床,看到掉在地上的小册子。
他想起赫敏的话,原形立现,他敲敲它。
上面字体开始模糊然后再次清晰起来。
快速攻略心选一百招。
我看错了。他自欺欺人地说,然后安详地躺回床上睡觉。
哈利不放过他。
“罗恩,你觉不觉得马尔福其实挺帅的。”他打了个嗝,不知道怎么把自己逗笑了。
“马尔福是霍格沃茨第二帅的人!”他大声道。
“第一是我!”
罗恩心如止水。赫敏真是个明白人。

2.4
赫敏和潘西约了去喝下午茶。两位姑娘看着远处树下的德拉科和哈利默契地冲对方一点头。

“哈利最近开始夜不归宿。”
“德拉科也是。他现在抓娃娃技术飞涨。”
“哈利的床已经被娃娃包围了。他白天有点精神不振。”
“德拉科倒是容光焕发。”
“哈利脖子上吻痕,位置很高连围巾都盖不住。”
“德拉科胳膊上有抓痕。”
“宁信尼克会没头。”
“不信他俩没一腿。”
两人抬起杯子一碰。相视一笑。

另一头罗恩和布莱斯一人一杯威士忌互吐苦水。
“哈利每天和我的对话超过百分之九十都是在说马尔福,谁受得了啊?”
“我自己都没追到赫敏,拿什么给他当情感导师啊?”
“而且我根本都不想当!”
“德拉科每天都和我抱怨波特长得太好看屁股太翘,诸如此类。”
“他到现在还以为我不知道他那个玻璃罐子是送给谁的,每天和我夸‘那个人’有多好。。。”
“简直人格分裂。”
罗恩一惊,“什么玻璃罐子?”
“里面都是折纸,写着各种肉麻话和他的小心思,够腻歪的吧?”
“他好像已经送给哈利了。不得不说一般人干不出这事儿。。。”
“他跟我说他是表白的时候送的啊??”
“???”
“算了,”布莱斯劝他,“反正他们俩这样跟真在一起区别也不大,真在一起还给我们省事。”
罗恩心情复杂,“喝酒吧。”

2.5
没想到德拉科和哈利为了掩饰关系还是天天虚情假意地找人抱怨对方。
罗恩:。。。算了
布莱斯:。。。想开了
潘西:他们戏好多。
赫敏:就不能干脆点么,现在连新生都知道他们是一对啊。

3.
哈利脸还是红红的,嘴唇有点肿,“你们早就知道了啊?”
“不早说,”德拉科啧了一声,“演戏也很累好吗?我天天绞尽脑汁想哈利的缺点。”
“他哪有缺点,他是完美男友。”
哈利蛮不好意思地讲,“你也是。”
然后德拉科直接绕过了长桌来到哈利身边抱住他亲。
“我爱你。”他放开哈利大声道,“所以人听好这个是我男朋友啦!”
哈利抹抹嘴也大声道,“谁都不许对他有想法不然我可是级长扣光你们的分!”

3.1
“知道了!!!”所有人都大声回答。

“不要埋葬我。”青年阖上眼,“找一处高山抛洒我的骨灰。我的灵魂将被飞鸟载着升上高空。然后裹挟在风里边游荡边歌唱。”
他轻轻笑起来,眼睫微微颤抖像是已经预见了往后的场景,“从此我便是天地间最自由的人。”

大噶好,我系吴池。

是一个摸鱼沙雕型选手。屁话非常非常多有时还蛮暴躁的。

德哈/拔杯长期不间断热恋中。

其他看得很杂,什么都混一点。有很多喜欢的老男人和仙女。

热爱双男主电影。

最喜欢的乐队是FUN.

很高兴认识你,来一起玩叭!